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人物风采
人物风采
“与病毒斗争的‘拼命三娘’”陈菊梅:绽放在传染疫区的秋菊冬梅!
时间:2019-08-01 15:02:50    作者:黄显斌、洪建国、鲍志伟    来源:301医院公众号    浏览:396次

绽放在传染疫区的秋菊冬梅

记著名传染病专家、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原专家组组长陈菊梅教授

人物小传

陈菊梅,女,汉族,1925年11月生,1950年5月入党,1958年11月入伍,浙江天台人。前苏联列宁格勒儿科医学院博士研究生学历,我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原专家组组长、一级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她从事传染病防治事业70年,被誉为“人民军医的楷模”,被原总后勤部表彰为“巾帼建功先进个人”“一代名师”“优秀共产党员”,连续两次获中央保健委员会颁发的“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医疗保健工作中做出了优异成绩”的奖状,被中国女医师协会授予“巾帼抗非典先进个人”光荣称号,获中央军委保健委员会颁发的“全军干部保健工作特殊贡献奖”,被第三届全国重型肝病及人工肝血液净化学术年会授予“特别贡献奖”。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军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

菊梅,一个美丽的名字。谁知,竟70年与可怕的传染病联系在一起:她为摘掉我国“乙肝大国”的帽子不惜牺牲自己;她使我国慢重肝病死亡率由过去的85%降到38%,整整降了47个百分点;她70年准确诊断并成功救治近60种感染性疾病患者达数十万人,无一例漏诊误诊,无一例投诉。

她,就是全国“时代先锋”、现年94岁的我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原专家组组长陈菊梅教授。

事业如磐

一个人只有把自己的事业和祖国联系起来才能有所进步、有所作为。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一年,从浙江医学院毕业的陈菊梅被分配到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传染科,从此与新中国的传染病防治事业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5年后,陈菊梅作为新中国第一批传染病学留学生,赴前苏联列宁格勒医学院攻读传染病博士学位,并以全部功课满分5分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业。她被分配到刚刚成立不久的原解放军第302医院工作,这是一所传染病医院,被人称为“病毒窝子”。然而,陈菊梅却将自己的人生坐标毅然定格在了这里,而且,一干就是70年。

“陈教授是出了名的‘拼命三娘’,只要能为患者解除痛苦,她连命都敢搭上。”患者纷纷这么说。

有一年,陈菊梅随医疗队去陕北黄龙县农村巡诊。在条件简陋、没有麻醉师的情况下,为减轻病人手术痛苦,医疗队决定试用“硬膜外麻醉法”。为确保病人安全,必须先试试才敢施行。

“让我先试!”陈菊梅抢着说。

任何试验都有风险。陈菊梅鼓励操作医生:“不要怕,大胆来!”由于是初次试验,操作医生因过度紧张穿透了“硬膜”,致使陈菊梅晕倒呕吐了两天。清醒后,她又和大家一起总结经验,终于使医疗队成功掌握了这种麻醉方法。

从黄龙返回后,陈菊梅患了扁桃体炎。病情刚好些,她又因抢救乙脑患儿不幸被乙型链球菌感染,全身浮肿,“下巴肿到脖子以下”。之后因积劳成疾,她又患了肾小球肾炎,“小便像酱油一样”。而此时,正是攻克“乙肝病人转氨酶居高不下”这一临床难题的关键时刻。

怎么办?

陈菊梅开始打自己身体的“主意”:只有去除可能引发炎症的病灶,疾病才能不再发作。她坚定地说:“为摘掉我国‘乙肝大国’的帽子,我宁愿摘掉身上的全部器官!”

扁桃体炎好办,摘掉扁桃体之后就好了,但肾炎很麻烦,一累就犯。陈菊梅索性割掉了阑尾。但好景不长,几个月之后又犯了。还有什么病灶呢?牙齿!年仅47岁的陈菊梅,硬是分三次把满口牙齿一颗不剩地拔光了!

“你不要命了?”家人对她的所作所为心疼至极。陈菊梅却说:“只要能摘掉我国‘肝炎大国’的帽子,摘掉我身上全部器官也值啊!”

梅花香自苦寒来。硬是凭着这股狠劲,8年的艰苦探索,使陈菊梅成为我国首先发现并应用五味子成功降酶的第一人,从而挽救了无数肝病患者。

“七五”期间,我国慢性重型病毒性肝炎的病死率高达85%以上,国家把降低慢性重型病毒性肝炎病死率作为一项重大课题交给了该院。面对这个“烫手山芋”,许多人显得底气不足。

“人生中能担此重任是莫大的光荣,让我来!”

陈菊梅心里清楚,要兑现自己立下的“军令状”,其难度可想而知。为攻克这一“堡垒”,她攻坚克难,率先提出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慢重肝的崭新模式,并在临床实践中形成了一套中西医结合诊断、治疗方案。几年后,奇迹出现了——我国慢重肝患者的病死率由过去的85%以上降到38%,整整降低了47个百分点!

面对各方赞誉,陈菊梅并没有放慢前进的脚步,而是不断爆发出创新活力。她又先后提出用乙肝抗病毒疗法治疗慢重肝、肝衰竭病人等方法,使患者的生存率提高了20%;主导引进人工肝技术,使肝衰竭患者死亡率降低了20%……

一个又一个新成果,使陈菊梅当之无愧地站在了国内传染病、肝病防治领域的峰巅!

待患如亲

一个与传染病病人握手的简单动作,在陈菊梅眼里是那么的重要。

在她的诊室,常能看到这样的一幕:当传染病病人有意想同她握手时,她会主动站起来,与病人热情握手。就是这个简单动作,常让病人暖到了心窝,增强了信心;可对她来说,却随时会有被传染的危险。

“对病人,我从来没有怕的感觉。如果连医生都怕传染,那病人会更怕!换位思考,如果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你会怎样?视病人为亲人,就什么都不怕了。”陈菊梅和蔼地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陈菊梅在接诊病人时形成了一种习惯:她先看看诊室的门关了没有,窗帘挂好了没有,不该在场的人员离开了没有;检查过程中,她先将听诊器等金属器具用手捂热,然后轻放到患者身体上;开处方时,她会边写边说,为什么要开这些药,这些药怎么服用,何时再来复查;当病人离开诊室时,她不忘提醒:如有不适,可直接打电话,随之将她的电话告诉了病人……

有位病人发自肺腑地说:“得这种病是不幸的,但遇上陈教授这位‘活菩萨’又是幸运的!”

“要不是陈教授,我47年前就死了!”谈起陈菊梅,84岁的退休干部陈克志眼圈红了——

“37岁那年,我得了急性黄疸性肝炎,转氨酶已高到极限,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部队已准备为我开追悼会了,谁知,陈教授妙手回春,很快稳定了我的病情,接着给我制订了‘三分治、七分养’的治疗方案,1年零7个月后,我病愈出院了,一直活到现在。”

为更好地服务病人,陈菊梅把许多病人的名字、年龄、主要病情、救治措施清楚地记在脑子里。什么时候确诊、何时调整治疗方案,她从没有耽误过。病区有什么事情,她随叫随到,从没有“例外”。为抢救危重病人,她曾连续三天三夜不下“火线”,晚上睡在病区通道里,或者在地板上铺张凉席打个盹,醒来接着投入到紧张的抢救中。

“一年365天,一天也离不开病人。”从事传染病防治工作70年来,陈菊梅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个节假日、多少个夜晚和病人一起度过。

责任如山

有人向陈菊梅请教几十年来“零失误”的秘诀。她说:“治疗各种传染病,最重要的是要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地检查诊断,包括病史、家族情况等,都得全盘考虑进去。”

一次,陈菊梅接诊一位多家医院确诊不了的“肝硬化腹水病人”,她仔细询问,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终于发现一丝“可疑迹象”:由于病人生活在血吸虫病疫区,最终确诊是血吸虫病引起的肝硬化。

责任如山方能准确无误。70年来,陈菊梅成功救治了近60种感染性疾病患者达数十万人,无一例误诊和漏诊,无一例投诉。

2003年3月5日下午,北京地区首批输入性“非典”患者入住原302医院。

面对传染性极强的“毒王”,陈菊梅像平常查房一样,大胆走进病房,询问病史,亲手给患者做口腔检查,听心肺音脉,看皮肤有无皮疹或黄染。随后,她主持了北京地区第一次对“非典”患者的专家会诊,打响了向“非典”宣战的第一枪。

为普及预防“非典”知识,陈菊梅走进电视台,第一个在媒体上宣传“非典”防治知识,第一个接受中央媒体的专家访谈,主编了全军第一本《非典型肺炎防治手册》,并在国家级专业期刊《传染病信息》杂志开辟了第一个“非典”专栏,她还是第一批在军队远程会诊中心讲授预防“非典”感染的专家。这“五个第一”,当时对稳定人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非典”过后,陈菊梅带领专家组成员对“非典”进行了深入总结,形成了一篇“关于优化突发疫情防治力量战斗编成”的建议报告,提交给了军委和总部。报告中,他们梳理了近年来几次扑灭疫情的经验教训,借鉴了国内外抗击“非典”的成功作法,提出了加强传染病专科医院建设的建议。

此后,该院相继抽组了全军唯一的野战传染病医院,建成了全军传染病防治技术临床培训基地,成为全国最大、综合实力最强、收治病人最多的三级甲等传染病医院。此后,在汶川、海地、玉树抗震救灾、防控“甲流”等多样化军事卫勤保障任务中,该院医护人员冲锋陷阵,经受了一次次严峻考验,均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优异答卷。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灾区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陈菊梅的心。“防疫情就是保生命,防疫力就是战斗力。”当时83岁高龄的陈菊梅向医院党委申请要到抗震救灾一线。面对亲人和同事的劝阻,她说:“我同传染病打了一辈子交道,有着丰富的防疫工作经验,我身体还行,必须到灾区去!”

陈菊梅的到来,令灾区群众和救灾官兵非常感动。原成都军区某集团军军长握着她的手说:“在我们的队伍里,年龄有23、33、53的,您83的到来,对我们官兵是个鼓舞啊!”

“别看我83岁,我也是一名战士!”陈菊梅爽朗地说。

那些日子,她顶着高温酷暑,冒着余震频发的危险,拄着棍子,走遍了北川、什邡等重灾区,提出“完善监测体系、突出防疫重点、实施科学防疫”三项重要的防控建议。

尤其让人感动的是,陈菊梅在整个救灾过程中都没有带口罩。中央电视台一位女记者偶遇陈菊梅,看到她口罩都没戴,十分惊诧:“您不怕染上病呀?”她笑着说:“这是灾区,又不是疫区!再说,这里经防疫人员消毒已经很安全了!”中央新闻媒体把这个细节报道出去后,立刻消除了外界关于“灾区已发生瘟疫和传染病”的谣言。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70年来,陈菊梅先后数十次在国家和军队重大紧急医疗救治任务中,勇挑重担,冲锋在前,为人民群众和部队官兵铸就了一道道坚实的防疫“盾牌”,为提高部队战斗力、提高人民群众的防疫能力作出了重大贡献。

秋菊有佳色,冬梅更傲人。陈菊梅不就是一株艳丽无比、令人仰慕的秋菊冬梅吗?!

编辑手记

不愿树“碑”立“传”的医学大师

 陈菊梅,一位普通而平凡的医学工作者。然而,她对事业的执著、对名利的淡泊、对病人的尊重,却使她的人生那样辉煌、品质那么崇高、心灵那般圣洁。

 她的“菊梅品质”让我想起敬爱的周恩来总理。

 一次,陆定一随周总理乘飞机飞越秦岭途中,空中遭遇恶劣天气,飞机表面结冰下沉。飞行员非常着急,让大家把行李全部抛出舱外,准备跳伞。

 这时,叶挺将军11岁的小女儿因座位上无伞急得大哭。周恩来当机立断,将自己的伞让给她,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命比一个孩子还重要。大公无私、甘为别人牺牲自己,这就是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一生具备的至美大爱、至纯大德。

 躺下是座丰碑,站起来是面旗帜。70年来,陈菊梅教授淡泊名利、爱岗敬业,只讲奉献、不求回报的气节决定了她的人生高度。有任务,她身先士卒冲向前;评功评奖,她见荣誉就让、见名利就躲。她获得的多个奖项,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经群众和组织评议推荐上报的。

 英国《名人传记》《剑桥大学名人录》《香港名人录》等要收录她的事迹,她不同意;原302医院规划建设园林,拟用4位老专家名字为“绿色园林”树“碑”,她说:“医生为病人服务,为医院发展出力,是应该的,没必要用我的名字树‘碑’……”中央电视台记者为此采访她:“听说您三番五次拒绝当名人、上镜头,您是怎么想的?”她说:“我只做了该做的事,还有许多事没做完、没做好。我可不是什么名人……”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马克思说过:“我们的事业是默默的,但她将永恒地存在,并发挥作用。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康德也说,有两种东西值得我们敬畏,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陈菊梅平凡而普通,却干出了不平凡的业绩。她一生不愿出名,却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名医大师。

 



Copyright © 1999-2019 PLA General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军总医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288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6853号 解放军总医院医学信息室制作维护 零点新视窗提供技术支持 点击数: 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