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专题专栏 >> 人物风采
人物风采
“一生追随党”的苏鸿熙:百年追梦,一生忠诚!
时间:2019-08-07 14:48:47    作者:刘 翔、鲍志伟    来源:301医院公众号    浏览:230次

追思我国心脏外科学奠基人和开拓者、著名心血管外科专家苏鸿熙教授

人物小传

苏鸿熙(1915年1月-2018年7月),男,汉族,江苏徐州市人。1957年入伍,专业技术2级,我国著名胸心外科专家、心脏外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率先在国内开展体外循环手术和搭桥手术,被誉为“外科手术革命的先行者”。1943年毕业于前国立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医科,1949年赴美芝加哥西北大学附属医院及依里诺依大学研究医院进修。1957年3月回国后任解放军原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胸外科主任、副教授、教授,1972年调入解放军原总医院、军医进修学院,先后任胸外科和心脏外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分会首届主任委员和《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主编,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科学委员会委员。主编《现代多发伤治疗学》与《重症监护学》等医学著作。

他,是我国首次成功应用人工心肺机进行体外循环心脏直视手术第一人,掀开了新中国心脏外科的新篇章;他,被评为“一代名师”,被誉为“医学界的钱学森”,是当时留美的50名优秀中国科学家之一。他就是我国心脏外科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著名心血管外科专家苏鸿熙教授。

“我是祖国培养的,不能愧对祖国”

1949年7月,出于建国和培养人才需要,刚从南京中央医学院毕业的苏鸿熙等4人,被时任南京市长的刘伯承批准赴美国留学7年。

到了美国后,苏鸿熙如饥似渴,广读博学,先后在芝加哥西北大学附属医院及依里诺依大学研究医院刻苦学习,他以自己的天赋异禀和超常过人智慧,用不到5年的时间就完成了7年的进修课业,并成了专业领域的杰出新秀,被列入外国人在美的50位科学家之一。

1956年,同在芝加哥一所医院实验室工作的美国姑娘简·麦克唐纳把爱情的丘比特之箭射向了苏鸿熙,俩人相恋相爱,不久结为伉俪。也就在这一年,爱情学业双丰收的苏鸿熙学业期满,面对回国还是留在美国的两大人生选择,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回国这条路。

为了回国后更好地提升心肺机技术业务,救治更多患心室缺损病、被视为“绝症”的患者,苏鸿熙花光留学期间的全部积蓄,购买了大量的医学书籍和两台人工心肺机。

回国的东西准备妥当后,他试探着问已经怀孕的妻子:“我想尽快回到我的祖国,你能和我一起走吗?”让苏鸿熙始料不及的是,这位对古老东方并不了解的美国姑娘竟说出让苏鸿熙感动一生的话:“我是爱你的,我永远和你不分开,我愿意和你一起回到你的祖国!”

当时,中美关系正处在紧张阶段,朝鲜战争的爆发,一时间使两国关系更是雪上加霜,这使得苏鸿熙的回国之路困难重重。

首先是美国联邦政府耍尽花样地引诱和百般地阻拦他。

美国移民局官员频繁找苏鸿熙谈话并警告他:“休想离开美国半步!”“心肺机,你一个部件都别想带走,否则,依法扣留你!”

又过几天,美国的两个州来人给他送来了移民申请表,只要他在申请表上签上苏鸿熙的名字,立马就加入美国国籍,即刻拥有绿卡,成为美国人。

“不!我必须回我的祖国。我的祖国的病人还等着我呢!”苏鸿熙坚定地说道。

美国当局看利益引诱不见效,就打起亲情牌来,企图让苏鸿熙的妻子杰妮说服丈夫。

于是美国政府接二连三地找杰妮谈话,只要苏鸿熙留下来,大洋房、名车、绿卡、美金、教授……应有尽有。

然而,这些在苏鸿熙眼里一文不值。杰妮也总是重复着一句话,他的心已飞回他的祖国,他要回去为那里的病人看病。

美国政府一看这些招也不灵,就采取高压政策。

这天,苏鸿熙正在整理东西时,美国联邦政府来了几个人把他带到总部审讯。“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他们说我是赤色分子,叫我red china。”后来在党支部会议上,苏鸿熙回忆说。

各种许诺,各种诱惑,各种胁迫,没有动摇这对身在异国夫妻的心。他们依然有计划地筹备着回国的事宜。

为把机器带回国,苏鸿熙尝试各种办法,均无果而终。但为了祖国的利益,医治人民的病疾,他不得不冒险一搏,决定和妻子苏锦(杰妮改用中国名字)以“先分后合”、“迂回包剿”的方式回国。

1957年1月3日,苏锦先期取道加拿大,抵达伦敦,苏鸿熙稍后乘船到伦敦,心肺机由货运公司送上船,接收人是已经抵达伦敦的苏锦。

此后,他们带着两台心肺机辗转法国、捷克斯洛伐克、前苏联等6国,行程10万里,耗时52天,于1957年2月23日回到祖国北京。

“我是来报效祖国的,不是来做买卖的”

回到祖国的苏鸿熙夫妇,得到了我国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热情接待,答应他们全国地方医院和全军部队医院,任由选择;在国外购买的两台心肺机按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予以补偿,回国路费包括托运费全部报销。

但这些却被苏鸿熙全部谢绝:“我回来是报效祖国的,不是来做买卖的。”

当他得知母校与解放军原第四军医大学合并的消息,出于对母校的热爱,他选择了第四军医大学。并欣然接受了组织上对他第一附属医院胸外科主任的任命。

一到学校,他就忙着组建队伍,筹建实验室。他要用这两台体外循环机,研究培养出更多专业人才;他要用这项技术救治更多的被判为“死刑”的病人;他要把在美国学到的知识无私地奉献给祖国;他要把在美国掌握的技术无偿地教给学生。

所有的计划都像疾速旋转的陀螺。苏鸿熙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很短的时间里,让心脏体外循环手术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回国不到3个月的苏鸿熙,开始应用心肺机进行体外循环动物实验。他带领学生白天在实验室做实验、搞科研,不知进行了多少次实验,遭遇过多少次失败,但他不气馁、不言败,继续着实验。晚上在办公室找症结,写总结,也不知写出了多少份论证实验报告,提出了可能发生问题的种种假设,逐一进行求证破解,常常忙得通宵达旦。

正因为苏鸿熙的严谨、认真、执著,在提取动物实验时,发现了高浓度钾盐对心肌的损害,提出了体外循环前、中、后钾代谢规律及分段补钾方法,这项重大发现,避免了临床应用的严重后果。

天道酬勤。1958年6月26日,苏鸿熙首次在人工心肺机体外循环下,成功为一名心脏室间隔缺损的6岁儿童进行了中国首例体外循环心内先天性室间隔缺损修补术,为我国心脏外科学领域掀开了历史性的一页。

为了祝贺手术成功,原总后勤部专门举行了为苏鸿熙记个人一等功、为体外循环研究组记集体二等功的庆功表彰大会。

成功后的苏鸿熙没有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而是再接再厉,向体外循环这一技术领域的巅峰发起了更艰难的攀登。不久,他又在国内首次应用人造血管为一患者进行主动脉-颈动脉搭桥术,引起国内外业界的广泛关注。

“真诚为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上世纪90年代以前,由于设备简陋、经验缺乏,体外循环手术后患者的状态不太稳定,容易发生反复。苏鸿熙要求值班医生住在离监护室最近的房间里,而且规定睡觉时床的三分之一要露在走廊里,保证患者一有情况能第一时间赶过去。

苏鸿熙要求医生是这样的,自己也是这么做的。病人手术后,他总要守在病房,观察病人的排尿量,判断体内循环等功能是否趋向好转。患者的接尿瓶在床底下,为了观察准确,年近六旬的他整个人趴在地上,让目光平视液面读瓶子上的刻度。他的这一爱心举动让患者和家人无不动容。

一天凌晨三点,科里转来一个危重病人,病情复杂,需要抢救。正在熟睡的苏鸿熙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套了只鞋就往外跑,一口气跑到病房,诊断病情、安排手术,直到进了手术间,大家才发现,苏鸿熙是光着一只脚进来的。术后,同事们调侃道:苏主任,您今天可当了回‘赤脚医生’。”他诙谐地说道:“不对,是‘半个赤脚医生’。”引得大家一片笑声。从此他又多了一个 “半个赤脚医生”的雅号。

在那个困难年代,有的患者因贫困看不起病。他十分同情,竭尽所能地给予帮助。体外循环心脏直视手术中,需要用泵回收失血,经过处理再回输到患者体内,当时回收泵缺乏,费用也较高。一位来自农村的心脏四联症患者实施手术时,失血量极大,苏鸿熙就用自制的吸引器回收失血,再输回他的体内,既避免了输血带来的并发症,又为患者节约了一笔不小的医药费。

“加入党组织,是我一生的夙愿”

苏鸿熙的一生中,除了医治苍生,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在他有生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为实现这一梦想,他一生矢志不渝,孜孜以求,43次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9次口头表达愿望,只因有海外关系,入党的愿望一直未能如愿,直至2013年,99岁的他才圆了心中的梦想。

虽然,由于历史的原因,苏鸿熙教授一直未批准入党,但他从不抱怨,更不放弃,心中那团对党的信仰之火一直在燃烧着。

上世纪40年代中期,国家遭受日本铁蹄蹂躏。苏鸿熙刚从医学院毕业,就奔赴支援远征军的“战场”,组织同学集会游行,散发传单,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接送救治伤病员。

五十年代的西北,许多土生土长的北方干部都无法适应黄土高原的困苦和寂寞,但苏鸿熙回国后,却选择了创建在西北的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而且在这片土地上深深地扎下了根,掀开了新中国心脏外科的新篇章。

“文革”期间,苏鸿熙受到迫害,被调住在又潮又暗的筒子楼里,让他扫厕所、倒痰盂,给病人送饭、洗碗,甚至连他的妻子也受到了连累。但他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的希望,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人民才能得幸福。凭着这种信念,硬是坚强地走了过来。

99岁生日的当天,苏鸿熙再次打电话给他所在的干休所党支部,这也是他第9次表达入党的强烈愿望。他在电话中说:“我99岁了,上苍给我的时间不多了,这次我口头向党组织汇报我的思想。希望能够在我有生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期盼组织能够了却我一生的这个夙愿。”2013年,跨入99岁年轮的苏鸿熙,终于在这一年的6月26日,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的预备党员,实现了他百年人生的最大夙愿。

在几天后的7月1日下午,解放军原总医院金沟河干休所第三党支部专门为苏鸿熙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只见99岁的苏鸿熙坐在轮椅上,神采奕奕,脸上荡漾着一丝难以掩藏的激动,苏老十几年前的那场脑淤血,使得他右侧身体略显不便,他不得不在左手的帮助下才能勉强举起右手,拳头甚至都不能完全合拢,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忠诚于党、信仰于党、追随于党的强烈愿望和澎湃激情。

在场的130余人见证了他向党旗立下的庄严承诺。他成为我党历史上年龄最大的预备党员。

编辑手记

感天动地的十万里归国路

 他有一颗金子般纯度的爱国心,他有一腔烈火般炽热的报国情,这就是苏鸿熙教授的“鸿鹄之志”。

做学问必须争第一,做手术一定要成功。这就是苏鸿熙教授的“人生誓言”。苏老说:“我是中国人,我的根在中国!苏武牧羊、岳飞刺字,我要为祖国服务一辈子。”要问,他为什么对祖国如此忠心?要问,他为什么坚守百年初心,直至99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当年南京沦陷,正在南京读书的他亲眼目睹了日本法西斯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在他脑海中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记忆!他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此生须立志以医报国。

赴美留学梦成真/幸得市长相帮扶/客轮载我赤子情/祖国恩情心中驻/籍此小诗明鸿志/学成归来酬故土。这首《大洋萌志》小诗,是苏鸿熙当年在赴美留学的客轮上,凝视新任南京市长刘伯承接见他并赠给他的那枚党徽时的激情之作,字里行间流露着一名优秀中华儿女的爱国之情。

他在美国刻苦读书,虚心好学,很快脱颖而出。但由于他的突出成就,成为被美国当局控制回国的中国科学家之一,但他千方百计躲开美国当局的巡视盘查,把自费购买的两台人工心肺机和大量医学书籍带回祖国。他和妻子分头绕道加拿大,在伦敦会合后,再绕道法国、捷克和苏联,辗转6个国家,历时52天,行程10万里,终于实现了“学成归来酬故土”的夙愿。

祖国,母亲/让我亲吻您的脸/对我特别的/是长大之后对土地的眷恋/像雏鸟爱着它的旧巢/再高飞/也会知返。这首献给祖国母亲的诗歌,释放着和苏鸿熙一样浓烈的爱国情,这是中华儿女的祖国情结,也是五千年文明的深厚底蕴。

 



Copyright © 1999-2019 PLA General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军总医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288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6853号 解放军总医院医学信息室制作维护 零点新视窗提供技术支持 点击数: 229